长江证券:英国“退欧”概率超40% 风险无法忽视

财经新闻 2019-10-08174未知admin

  网易财经5月26日讯今年6月23日,英国将就退出欧盟举办全民公投。目前,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支持退欧的民众比例超过40%,与支持留欧比例不相上下,退欧风险不容忽视。长江宏观固收赵伟发布研报称,虽然此次退欧公投导火索是出于政治博弈,理性地分析退欧无论对英国、欧盟还是全球都将是一场灾难,继续留欧才是多赢的选择。但是,事件的不断发酵注定会反复冲击全球市场,万一弄巧成拙,其负面影响不可想象。

  研报指出,英国本次退欧概率超过40%,退欧风险无法忽视。1) 本次英国退欧将采用大选投票规则,英国民众的选票将直接决定英国是否退欧。根据英国《金融时报》对退欧民调最新的调查统计,42%的英国民众支持退欧,而支持留欧的民众比例仅44%,退欧风险一触即发。2) 英国不同群体和地区对本次退欧的态度迥异。其中,年龄越大、受教育程度越低和阶层越低的群体越支持退欧;分地区看,英格兰地区普遍支持退欧;分党派看,在野党普遍支持留欧,保守党内部分化。此外,英国政府内部并未对退欧形成统一意见,而这可能对欧公投结果产生巨大影响。

  据长江证券研报分析,英国执着退欧,导火索是政治博弈,深层次有历史渊源。1)政治因素是英国两次举办退欧公投的导火索。在1975年,工党(执政党)是为了转移国内压力和压制保守党;此次,保守党(执政党)是为了转移国内压力和向欧盟争取更多的政治经济利益。2)深层次的历史渊源是,英国“疑欧主义”文化的长期盛行、英国在欧盟内地位的边缘化和地理上孤悬于欧陆之外。3)在影响英国选民本次退欧投票选择的因素中,经济、移民、法律和国家安全被认为最为重要,其中,经济已上升为近期选民最主要的考虑因素。

  该研报还指出,退出欧盟对英国经济的短期影响剧烈,长期影响深远。退欧将对英国的对外贸易、服务业、金融业、工业和人口结构等产生显著影响:1)退欧后,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贸易环境将显著变差,在极端情况下,英国GDP的永久损失将超2%,英国总贸易顺差将缩减超20%。2)欧盟近半跨国金融机构总部驻扎在伦敦,且欧盟超过60%的欧元交易和全球超过40%的美元交易均在伦敦完成,一旦退欧,英国境内大部分跨国金融机构将主动从伦敦转移,大规模欧元交易也将不再被允许。3)英国劳动力成本相当于德国的一半。为了保持生产成本优势和欧洲市场的占有率,一旦英国退欧,部分制造业企业将不得不搬离英国。4)退出欧盟后,英国来自欧盟国家的移民将显著受阻,在人口老龄化快速上升的背景下,英国巨大的劳动力供给缺口将因缺乏移民而无法得到有效填补,英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将因此显著下降。

  报告原文如下:

  【重磅深度-长江宏观固收】英国退出欧盟?——难以承受之痛

  长江宏观固收赵伟

  今年6月23日,英国将就退出欧盟举办全民公投。目前,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支持退欧的民众比例超过40%,与支持留欧比例不相上下,退欧风险不容忽视。虽然此次退欧公投导火索是出于政治博弈,理性地分析退欧无论对英国、欧盟还是全球都将是一场灾难,继续留欧才是多赢的选择。但是,事件的不断发酵注定会反复冲击全球市场,万一弄巧成拙,其负面影响不可想象。

  近年来,欧盟众多成员国经济增长乏力,债务压力不堪重负,部分成员国内的退欧呼声此起彼伏(比如,意大利和法国国内支持本国退欧的民众比例分别高达48%和41%),一旦英国“成功”退欧,那么这很可能引发其他欧盟成员国的退欧潮,欧盟将处于极其危险的十字路口——是解体还是存续?

  一、英国和欧盟在历史上分分合合

  英国是最早提议建立“欧洲合众国”的国家,同时也是唯一举办过退欧公投的欧盟国家。从历史发展来看,英国和欧盟之间的关系并不亲密、分分合合。从早期的拒绝加入申根区和欧元区,到近年来的拒绝签署多项欧盟一体化条约,英国与欧盟之间的分歧越发加剧。

  (一)英国最早提议建立欧盟,却很晚加入

  英国最早于1946年提议建立“欧洲合众国”,但直到1973年才加入当时的欧洲共同体(欧盟前身),英国初始的入欧过程磕磕绊绊、并不顺利。

  早在1946年,时任英国首相的丘吉尔便提议建立“欧罗巴合众国”,那时的英国对建立欧洲联盟组织充满热情。在1948年,英国提出“三环外交”的构想,并积极与法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共同签订了《布鲁塞尔条约》,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西欧第一个军事联盟组织。但随后的英国对参与欧洲一体化进程变得较为消极,在1951年组建的“欧洲煤炭钢铁共同体”以及1957年成立的“欧洲经济共同体”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中均不见英国的身影。在1960年,为了对抗欧共体,英国与奥地利、丹麦、挪威、葡萄牙、瑞士以及瑞典6国共同签署了《欧洲自由贸易联盟条约》,由于成员国经济水平相差较大,政府间的合作较为松散,该自由贸易联盟并未产生实质性作用。

  随着西欧国家通过区域合作获得经济高速发展而英国经济裹足不前,在1961年英国首次主动申请加入当时的“欧洲经济共同体”,但时任法国总统戴高乐因担心英美之间的关系会影响欧洲一体化进程而拒绝了英国的申请。在1967年,英国再次申请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但再次被拒绝。在同一年,“欧洲煤钢共同体”、“欧洲经济共同体”、“欧洲原子能共同体”合并,统称“欧洲共同体”,这也是欧盟最早的雏形。

  在1972年底,英国退出“欧洲自由贸易联盟”。在1973年,英国时任首相希斯重启加入“欧洲共同体”谈判,并于同年成功入欧。但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英国国会仅以微弱优势通过了“入欧”决议,英国对当时欧共体的态度依旧充满着不确定和不信任。

  (二)1975年英国首次举办退欧公投

  虽然在1973年成功加入当时的欧盟(欧共体),但英国与欧盟之间的关系并不“甜蜜”,在1975年英国举办了首次退欧公投。由于当时英国民众对留欧的支持度较高,英国最终继续留在了欧盟。

  从1946年丘吉尔提议建立欧洲合众国,到1973年正式加入欧洲共同体,英国为此花了近30年的时间。虽然成功加入欧盟,但英国和欧盟之间的关系并不稳固。早在1973年正式加入欧共体前,英国工党已于1972年批评当时的希斯政府(保守党)未经英国人民同意便加入欧共体,并于同年3月支持了一项“由全民公决来决定英国入欧条件”的修正案。在1973年的竞选大会上,时任工党领袖的威尔逊保证如果成功当选,将“通过一次全民公决来批准重新谈判的条件”。随着工党在1974年英国大选中获得胜利,与欧共体的重新谈判便成为其必然要履行的承诺。

  英国与欧共体就重新入欧的谈判开始于1974年4月,并于1975年3月在都柏林欧洲理事会就英国入欧的条件达成协议,前后持续了近11个月。在相关协议达成后,工党政府决定兑现其竞选承诺,并于同年6月5日将重新谈判达成的入欧条件交付民众公决,也就是所谓的“退欧”公投。最终的公投结果显示,支持英国继续留在欧共体的选民超过1700万,占全体选民的67%,英国民众对留欧的高度支持使得英国继续留在了欧共体内。

  在英国首次退欧公投中,英国大部分民众支持了留欧,而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英国与欧共体就入欧条件的重新谈判解决了英国的欧共体成员资格等问题,消除了英国民众在刚入欧时对欧共体的怀疑情绪,较大程度地提升了英国民众对欧共体成员身份的认可度。

  时隔37年后,英国首相卡梅伦在2013年1月23日就英国与欧盟关系前景发表讲话,重提“退欧”公投话题。他声称如果欧盟不采取措施解决英国与欧盟之间的核心问题,英国将退出欧盟。他承诺如果他领导的保守党若在2015年选举中胜出,将于2017年就脱欧问题举行全民公投,让民众选择继续留在或退出欧盟。

  2016年2月,考虑到德国和法国都将在2017年举行总统大选,为了避免“撞车“,英国退欧公投被提前至2016年6月23日进行。

  (三)英国从未申请加入申根区和欧元区

  虽然英国加入了欧盟,但英国为了保持对边界的控制力和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一直未申请加入申根区和欧元区。

  在1985年,欧盟内部分国家和非欧盟部分国家联合签署了《申根协议》,该协议的宗旨是通过取消协议区域内不同国家之间的边境管制,从而促进区域内的人口流动和旅游业的发展。也就是说,只要持有任意一个申根国国家的签证,那么可以随意出入其他所有的申根国家。英国为了保持对边界的控制,尤其是阻止非法移民,一直未加入申根区。

  作为欧盟一体化的重要内容,欧元区在1999年正式成立,在欧元区内所有国家统一使用欧元作为官方货币。英国虽然在1990年加入了当时的“欧洲汇率体制”(欧元区前身),但为了保持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英国在1992年退出了“欧洲汇率体制”,并且始终未申请加入欧元区。

  (四)近年来英国拒绝多项欧盟一体化进程

  近年来,欧盟持续推进财政联盟、银行联盟和开征金融交易税等一体化进程,但英国对此始终持抗拒态度,并拒绝签署多项欧盟一体化条约。

  近年来欧盟积极推进欧洲一体化,其实质是要求各个成员国将财政、金融、经济乃至政治领域的主权逐渐转移至欧盟。欧盟大力推进一体化的进程已涉及到更具实质性的主权让渡,而这与英国对“主权”的界定不一致,它不符合英国自身利益以及对自身与欧盟关系的定位,英国因此也面临日益增大的压力。

  从英国角度出发,它与欧盟的理想关系是在市场层面进行整合,但不涉及其他方面事务。因此在建立财政联盟、银行联盟和开征金融交易税等问题上,英国与欧盟分歧严重。从2011年至2015年,英国分别拒绝签署欧盟《银行业联盟》和《欧洲经济货币联盟稳定、协调和治理公约》,无视德法对《里斯本条约》的修改提议,并拒绝征收金融交易税。

  由于欧盟在欧元区内持续推进财政、金融和政治领域的一体化进程,英国无视这些进程也使得自身被不断排除在欧盟核心利益圈之外。

  二、英国本次退欧风险无法简单忽视

  在1973年加入欧洲共同体(欧盟前身)后,英国曾经于1975年举行过首次退欧公投。与上次退欧公投不同,本次英国退欧风险较高,退欧概率超过40%。此外,英国政府和保守党内部至今都没有就退欧达成统一意见,它们内部的分歧将持续影响着选民们的决策。

  (一)英国本次退欧概率较高,超过40%

  与上次退欧公投不同,本次英国退欧概率超过40%,退欧风险一触即发;根据最新的民调显示,经济因素已成为决定英国选民投票选择的最主要因素。

  根据4月22日英国《金融时报》对退欧民调的最新调查统计,42%的英国民众支持退欧,而支持留欧的民众比例仅44%。在今年3月份,调查机构YouGov对16000余名英国民众进行了问卷调研,调研结果与《金融时报》的民调结果类似,支持退欧与留欧的民众比例基本持平。

  在影响选民在退欧公投中的投票选择的因素中,经济、移民、法律和国家安全因素被认为最为重要。比如,在5月份,55%的英国受访民众认为经济因素是他们在投票中最主要考虑的三个因素之一,而选择移民、法律和国家安全因素的英国民众比例分别为51%、47%和42%。从结果来看,经济因素已上升成为最主要考虑因素。

  由于本次英国退欧公投将采用大选投票规则,因此英国民众对退欧的态度将直接决定英国的命运。在本次退欧公投中,有投票权的英国民众主要包括18岁及以上的英国本土公民、居住在英国的英联邦公民、北爱尔兰公民和移民国外不到15年的英国移民。在欧盟国家中,除了马耳他、塞浦路斯和北爱尔兰的公民有投票权外,其他欧盟国家的公民均不能参与投票。

  (二)英国政府内部对退欧的意见不统一

  英国政府内部并未对退欧形成统一意见。虽然大部分政客支持留欧,但坚持退欧的政客并不少,他们对选民的影响力无法忽视。

  在英国政府内部,支持留欧的代表人物是首相卡梅伦(DavidCameron)和财政大臣奥斯本(GeorgeOsborne)。卡梅伦提出,留欧是“明智和爱国”的表现,留欧有利于扩大英国的国际影响力。奥斯本认为退出欧盟将给英国带来6%的永久经济损失,同时给住房抵押贷款申请者带来严重打击。

  支持退欧的主要是前伦敦市长约翰逊(BorisJohnson)、司法大臣高文浩(MichaelGove)和前劳工支持与养老金大臣史密斯(DuncanSmish)。约翰逊是英国政坛重量级人物,影响力非常大。在今年2月,他提出将全力推动英国退欧,并认为欧盟是一个“反民主”的组织,已经抑制了英国的行业发展和英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退出欧盟可以节省国家开支并掌握更多立法权,是“一生一次”的机会。在约翰逊发表该论调后的次日,英镑急跌1.6%。司法大臣高文浩虽然是卡梅伦好友,但他认为退出欧盟将为英国经济带来更多机会。前劳工支持与养老金大臣史密斯为了更自由地支持退欧,选择从英国内阁辞职,并发表“没有什么事物比确保英国退欧更重要”的论调。

  (三)英国不同群体和地区退欧态度迥异

  在英国,不同群体和地区对退欧的态度差异较大。其中,年龄越大、受教育程度越低和阶层越低的群体,越支持退欧;分地区看,英格兰地区普遍支持退欧;分党派看,在野党普遍支持留欧,保守党内部分化。

  英国机构YouGov的调查显示,年龄越大、受教育程度越低和阶层越低的群体,越支持退欧,而年龄越小、受教育程度越高和阶层越高的群体,越支持留欧。分地区来看,英格兰地区普遍支持退欧,而北爱尔兰、苏格兰和威尔士地区倾向于留欧。最后,从党派态度来看,英国国内极力鼓吹退出欧盟的是英国独立党,在野党(工党)普遍支持留欧,而执政党(保守党)内部分化明显,支持退欧和留欧的议员比例分别为40%和50%。

Copyright © 2010-2020 潮流汇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