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星城乐视更换“欠122亿”图标上热搜 乐融致新CEO张巍回应

娱乐新闻 2021-02-20100未知admin

  近日,各大App纷纷送红包引流,吸引人气。乐视视频App也来凑热闹, 在9.24更新版本中,图标Lo换新,显示“欠122亿”的字样,引发网友广泛讨论。

  随即,相关话题登上热搜。有网友表示,乐视这波操作超过了别人几十亿的效果。

  

  乐视线亿?对此,乐融致新CEO张巍回应称,有些网友猜测说“122亿”是各大的春节红包的分红金额总额,实际并不是。

  当时我们自嘲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但是“122亿”确实也不是乐视视频欠款精确的金额,因为乐视网还在老三板上市,具体的欠款金额要以乐视网公布的年报为准。

  这里我还要下,其实从2018年开始,无论是乐视视频也好,乐融致新也好,没有再欠过一分钱,不管是供应商,还是员工。

  他还表示,“欠122亿”这个热搜出来后,下载量涨幅有接近20%,但确实下载量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当时就是想自嘲一下,有点自己的声音而已。

  不过他也坦言,目前乐视视频大概日活一百多万,跟2016、2017年乐视视频的高峰相比,确实是下降很多。

  以下是乐融致新CEO张巍对此事的详细回应:

  在什么情况下,有了乐视视频A下面标“欠122亿”这个想法?

  张巍:这不是特别的策划,只是巧合。大家也都知道,的状况不会有营销费用,更别说是发春节红包了,但是在各大都在抢占用户时,我们也想着能做点什么。 1月29下午,我看到剧星传媒俞总发的朋友圈,是关于抖音快手百度春节发红包的一个评论,而乐视视频依旧负债累累,我忽然就有感而发想到我们能不能利用这个点来自嘲一下,于是就把想法给了相关品牌团队的同事。结果大家一评估,觉得负债确实也不是秘密,这些年我们确实也挺的,所以自嘲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张巍:完全不是我们预想的,在乐视视频版下面的点评中,出现了很多网友的加油声,在微博等下面的评论也是很多梗,我们看到网友对有很大的包容,这一点完全在我们的意料之外,所以也很感谢乐迷和网友的抬爱。

  “欠122亿”这个热搜出来后,乐视视频A的下载量有发生变化吗?

  张巍:今天我们统计了一下,下载量涨幅有接近20%,但确实下载量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当时就是想自嘲一下,有点自己的声音而已。

  有网友说你们用六个字超过了别人几十亿的效果,你怎么看?以及这个事件大致的营销的成本是?

  张巍:除了我们日常员工的薪酬,这个事件的成本算是0,我们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效果。但也不能说效果超过了别的,这里分长效收益和短期收益,其它有很大长效收益的优势,他们有更多地方需要我们学习。 “从2018年起,我们没有再欠过一分钱”

  “欠122亿”的金额是各大的春节红包的金额,还是是乐视视频真实的欠款金额?如果不是,乐视视频究竟欠款多少?

  张巍:有些网友猜测说“122亿”是各大的春节红包的分红金额总额,实际并不是,当时我们自嘲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但是“122亿”确实也不是乐视视频欠款精确的金额,因为乐视网还在老三板上市,具体的欠款金额要以乐视网公布的年报为准。 这里我还要下,其实从2018年开始,无论是乐视视频也好,乐融致新也好,没有再欠过一分钱,不管是供应商,还是员工。

  乐视网还在创业板上市时,乐视视频是乐视网重要的组成部分,如今乐视网已经退市,那么乐视视频的归属关系是否发生了变化?

  张巍:乐视视频现在依旧还是乐视网最主要的产品,没有发生变化。

  能否介绍下退市后乐视视频、乐视网、乐融致新、乐视电视之间的关系?

  张巍:乐视视频是乐视网下最重要的核心产品,包括网站、A,还有M站;乐融致新跟乐视视频是分开的,乐融致新主要的产品跟乐视电视有关。乐融致新在2018年年底、2019年年初时从乐视网出表了,但是乐视网仍然还持有乐融致新股份,是乐融致新的股东,二者也是关联方的关系。

  张巍:大概日活一百多万,跟2016、2017年乐视视频的高峰相比,确实是下降很多。

  乐视视频还拥有多少版权?或者说乐视视频还有多少版权价值?

  张巍:乐视视频核心的版权有《甄嬛传》、《芈月传》、《白鹿原》、《太子妃升职记》等。可能很多网友以为我们没有新剧,实际不是,我们也跟的合作伙伴有合作,只不过跟以前买版权的方式不太一样了,以前是版权,现在也没有钱来了,就换了跟第三方合作的形式,每周、每个月都会定期有更新。 去年裁员50%,人员成本每年1.2亿,能做到现金流勉强维持

  张巍:乐融致新大概是240-250人左右,乐视网现在有200人左右,一共是约450人。

  张巍:每个月两个支出薪酬大概在1000万,一年总的薪酬支出在1.2亿左右。

  张巍:压力还是不小的。2020年对的会员收入有帮助,但是对收入有负面影响,2020年年初最严重时,做了一次降薪,大概在10%左右。

  张巍:他们比较理解所处的状况,没有一个人给出难题,管理层也是比较,确实是的情况摆在那,所以也没有影响工作的热情。

  目前的营收和净利情况如何?是否还要股东输血?能够做到良性运转吗?

  张巍:乐视网也不方便提前披露数据;从乐融致新的数据来看,营收肯定要高于人员的支出,不然就没有办法运营了。江南星城之前这两个薪酬一年应该在三个亿以上,经过这三四年降成本,我们的成本薪酬已经是原有前几年的1/3左右了。

  张巍:这方面包括CDN成本、人员成本、其它的运营成本、营销成本。当然,降成本这三个字说起来容易,但只有经过了才知道其中的辛酸,特别是在2019年年底时,我们一次性裁员了50%,那是真正面临困难最大的时候,对于来讲一半员工都走了,包括很多以前最核心的员工。我们也按照国家发放了员工离职补偿金,光补偿金就补了两三千万,江南星城没有拖欠任何一个员工的离职补偿金,如果当时不裁员,还维持那么多人是肯定是撑不下去的,虽然很不舍但是也没办法。

  因为降成本,肯定也会砍掉营销费用,那么超级电视是怎么去卖?

  张巍:在2019年、2020年把营销费控制得真是少之又少,原来乐视确实有很多的营销费用,但去年基本上没有,我们现在主要的渠道就是京东和线下实体店的销售,目前仅仅保留的一块就是在京东的商城上的支出,那是维持一个正常电视销售最低的支出。

  张巍:去年乐融致新的电视售卖在40-50万台,同时通过降成本的措施,能够勉强维持运转,勉强地维持现金流。 贾跃亭、孙宏斌都不再参与运营

  即便没有新欠款,但毕竟还有老的欠款,面对之前的债务如何解决?

  张巍:现在债权人相对比较平和,毕竟这个还能存在就已经是奇迹了,好多人都以为乐视网、乐融致新已经破产了,但实际在的经营过程中,这些债权人也知道现在的没有能力,所以相对来说一直还是比较平和的状态。

  张巍:依然是历史上这些债务的问题,因为它毕竟没解决,唯一就是现在压力比较小一点,这些债权人对的处境比较理解,没有给更大的压力,这也是现在我作为一个经营者非常感谢的,但凡有一些比较激进的债权人来干预,江南星城可能又会陷入之前非常大的困难之中。

  现在融创是乐融致新最大的股东,他们对的经营状况是怎么看待的,未来是怎么考虑的? 张巍:其实乐融致新欠融创的钱最多,这应该感谢融创,它没有比较激进地直接让这个把资产卖掉用来偿债,而且在不能维持运转的时候,之前一直是靠融创输血。

  张巍:不管是乐融致新,还是乐视网,是一直在,一直属于非常的境地下维持经营,比如乐视网更新现有的A,研发人员一个当两个用。 我们撑着这个是因为还有用户,乐融致新还有1000万的超级电视会员,背后是1000万个家庭;乐视网也还有上百万的会员,不能倒闭让这些会员没人服务,同时也还有坚守多年的员工,也不能让大家失业。 再困难,总得有人,不能说直接就散了,毕竟有用户在,有乐视原有的品牌在,有400多员工在,谁也不愿意在没到那一步的时候就放弃了。

  张巍:乐视电视也就是乐融致新,目前希望还能维持既有的销量,但是跟以前烧钱的模式有区别,用烧大额的钱去换一个用户,本身在财务逻辑上是不成立的,所以我们不是以追求销量做第一,还是要维持原有存量电视的运营,同时,也希望每年都有一定量的乐视电视的正常销售。 在乐视视频方面,我了解到一些信息,乐视视频一直在正常的运营,研发产品也在不断地迭代,它的合作模式跟以前比,也是不直接买版权了,选择跟的版权方去合作,同时,因为原有的研发人员以及一些编辑人员又拓展了一些的营收渠道。

  作为大股东的贾跃亭和孙宏斌是否还参与的管理,您是否要对相关运营的情况与他们沟通?

原文标题:江南星城乐视更换“欠122亿”图标上热搜 乐融致新CEO张巍回应 网址:http://www.chlhl.cn/yulexinwen/2021/0220/116351.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潮流汇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